时代催促,“全员体育老师”的诞生

发布时间:2024-07-16 21:33:37 来源: sp20240716

原标题:时代催促,“全员体育老师”的诞生

全员体育老师,即全校教职工都参与体育教学和组织活动,是否匪夷所思?这在一些学校已经成为现实,有的正在成为现实。

从体育零基础到冠军

“全体老师都来学习和尝试组织体育活动、教授体育课”,是云南宣威大山里的一位“体育零基础”的小学校长探索出来的模式。困则思变,探索的动力来自他当年面临的困局。

宣威市靖外明德小学2008年由五所农村学校合并而成,合校之初校风校纪让校长雷应飞头痛不堪。他说:“学生来自不同的村落和学校,彼此之间沟通交流存在很大问题。当时有些孩子抽烟,厕所里满地烟头。学生之间打架斗殴也时有发生。”

雷应飞尝试各种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他借鉴其他学校的做法,在校内举办艺术节、科技节等活动。后来,他发现体育是最有效的办法。

雷应飞应聘校长之前是数学老师,他说自己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从来没有学过体育”,学生们也很少上体育课,“体育老师都去教语文、数学了,体育课更多只是排在课表里,名存实无。”

而让这些体育基础薄弱的校长和学生走出困局的正是体育。刚开始时,雷应飞尝试着引进城镇学校的体育教学模式,举办为期一月的体育节,举办班级篮球联赛……随着体育活动的增多,学生抽烟和打架斗殴的现象逐渐减少,直到最后绝迹。

“开始真没想到体育竟然还有如此功效。”雷应飞说。

雷应飞于是在学校大力推行体育教学活动。体育成为学校最重要的学科。现在学生每天有三个小时的体育活动,其中包括晨练、体育课、课间活动、下午体育社团活动以及晚饭后的篮球和旱地冰球等活动。

学校有位名叫钱国万的老师在师范院校求学时主修体育专业,1999年参加工作,教小学数学。2014年,靖外明德小学开展足球,他在担任数学老师15年后终于回到了老本行——转任专职体育老师。现在全校的足球课都由他负责。

靖外明德小学只有钱国万等3名专职体育老师,根本应付不了繁重的体育教学和体育活动组织任务。雷应飞于是鼓励其他老师来帮忙。“开始没想到要推行全员体育老师这个模式。”他说。

雷应飞慢慢发现,体育打破了各科老师之间的隔阂,增强了团队凝聚力,拉近了师生关系,因此老师们都喜欢参与进来。他说:“我们很多老师来自农村,读书时和我一样没接触过体育。而体育是满足人的天性的活动,只要接触到,大家都会喜欢。我发现他们比学生还喜欢体育,现在是他们推着我走。”

雷应飞说,靖外明德小学的老师都教体育课。对于那些新工作的教师,这是个硬性要求。雷应飞本人负责教旱地冰球。

多年“全员体育老师”实践,让靖外明德小学成为当地一所体育强校,学校足球、篮球队多次在各种比赛中夺冠。今年7月底在曲靖市第七届校园体育联赛中,他们的球队夺得四个冠军、一个亚军,其中女足四连冠。

缓解“体育老师缺编”的难题

2022年7月,根据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提供的数据,按照体育学科占总课程比例11%和体育教师每周课时15节计算,体育教师缺编约12万人,尤其是乡村小学、初中和教学点,体育教师缺编问题较为突出。

记者在调研中发现,学校体育工作加强之后,体育老师不仅仅要上课,还要负责校队训练比赛、组织大课间活动和课后体育社团等,很多都在超负荷工作。

靖外明德小学的专职体育老师每周要上18节体育课。他们还要带领校队训练,晚上组织校内比赛等,据雷应飞估算,这相当于10多节体育课的劳动量。

北京蒲公英中学面临类似境况。体育老师李桐说,学校共有5个体育老师,平均每人每周上24节体育课,还要带两支校队。“我们体育老师周中每天都在忙碌,基本每天都要走两万多步,即使这样,还是忙不过来。”

湖州南浔区重兆小学的一位体育老师说,学校体育老师不缺编,但他们一直在超负荷工作。学校总务主任张红强说,1999年他刚到校工作时,学校专职体育老师只有1名,在学校加强体育教学工作后,增至3名。“凡是重视体育的学校,体育老师都是最忙的。我们学校体育老师除上课外,还要训练和组织校队参加各种比赛。”他说。

张红强现在学校兼上旱地冰球课。他说,在接受培训后,知道如何上体育课。“往往我还没到操场,孩子们就已经排好队等我了。上体育课容易和学生们打成一片,与在课堂上老师站在讲台上讲课、学生坐在下面听课不同。”他说。

包括靖外明德小学、重兆小学和北京蒲公英中学在内,目前全国共有12个省区市的84所学校实行或正在引进“全员体育老师”模式。他们都与推广这一模式的蔡崇信公益基金会合作。后者将这一模式正式升级为“全员体育老师”项目,并研发了足球、篮球、旱地冰球、曲棍球、棍网球、橄榄球等配套培训课程,免费培训“全员体育老师”,同时为学校捐赠器材、捐建场地等后续公益服务。基金会理事长张正华说:“蔡崇信公益基金会‘全员体育老师’项目的目的是培训更多体育老师,为孩子营造良好的运动氛围,助力更多孩子上场比赛,让每个孩子都有机会通过体育运动获得成长。”

“校园教练”为何难落地

今年5月至7月,一名来自姚基金的篮球教练在靖外明德小学免费支教两个月,主要负责训练校队。

“专业教练教得确实规范,我们当然需要这样的教练。”雷应飞说,“但我们短时间内指望不上,学校没有聘请校外教练的经费啊。”

记者在调研中发现,经费不足目前是阻碍校园设置教练员岗位的一大障碍。

另一大障碍是教师资格证书。运动员退役进入校园担任教练教体育课之前,需要通过教师资格证书考试。没有证书,就没有在学校教体育课的资格。记者在几所资金充足的学校采访了数名教练,发现他们都没有拿到教师资格证书。

南京雨花台中学是所成绩突出的足球特色校,校内有支高水平足球教练队伍。学校负责体育的老师吴伟介绍,这些足球教练因为没有教师资格证书,只能通过特殊的方式参与普通学生的体育课。他说:“他们会帮助体育老师制定教案,上课时会站在场边辅助体育老师上课。他们没有教师资格证书,不能上场教学。”

也有学校与校外培训机构合作,聘请对方的教练来学校教体育课。这些教练很多没有教师资格证书,本不应该到校园教课,另外他们的教学态度也被诟病。一位曾聘请校外教练上体育课的校长说:“很多教练上完课就走,如果给的费用不高就不太上心。”

而在推行“全员体育老师”模式的学校,一些非专职体育老师考取了专业教练证书,成为校园教练。比如靖外明德小学有两个老师持有中国足协D级教练证书,6个持有E级证书。

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教育局副局长陆国强很是认可“全员体育老师”模式。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时代对学校体育工作提出了更多更高要求,对于那些体育老师缺编、“校园教练”难以落地的学校,“全员体育老师”眼下是推动学校体育工作最合适的模式。他说:“当前也没有更好的方法了。”

陆国强认为,学校体育的十六字方针——“享受乐趣、增强体质、健全人格、锤炼意志”——是学校体育内涵精炼概括,也是时代赋予学校体育工作的任务。“全员体育老师”模式,是这一任务行之有效的践行。(记者马邦杰)

(责编:杨虞波罗、李楠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