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说】普遍不公令美国原住民面临巨大医疗保健鸿沟 美媒:凸显“原住民生命不值钱”的观念

发布时间:2024-07-16 05:42:45 来源: sp20240716

  中国日报网6月26日电 美国《洛杉矶时报》网站近日刊登了宾夕法尼亚大学伦纳德·戴维斯卫生经济学研究所(Leonard Davis Institute of Health Economics)高级研究员、医学院心血管医学助理教授劳伦·埃伯利(Lauren Eberly)的评论文章称,美国原住民面临着巨大的医疗保健鸿沟,其中印第安人因为这一原因而死亡率最高、预期寿命最低,造成这些差异的不是遗传因素,而是包括歧视在内的多种社会因素。

  埃伯利在文章开始提到了她收治的一位居住在新墨西哥州纳瓦霍印第安保留区(Navajo)的患者。他患有心力衰竭,需要吸氧。然而,由于没有电,他不得不每天晚上都偷偷溜进超市停车场给他的氧气罐充电,这样做才能让他多活一天。

  尽管一年多以来这位患者必须接受冠状动脉搭桥手术,但他自己没办法开三个小时的车去医院,他的朋友也付不起开车送他去医院的油钱。“每次他手机停机,我都在担心是因为医保缺口(的原因)还是因为手机欠费了,或者更糟糕的情况。”埃伯利写道。

  文章指出,这种医疗健康问题在美国最大的原住民保留地极为常见。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数据显示,美国印第安人的死亡率在该国所有种族中是最高的,与此同时预期寿命也是最短的。

  埃伯利团队的研究也显示,美国近半数印第安人患有严重的心脏问题。2021年,美国印第安-阿拉斯加原住民(Indian-Alaska Native)出生时的预期寿命为65.2岁,这一数字与1944年美国总人口的整体预计寿命相当。

  埃伯利指出,造成这些差异的并不是遗传因素,而是针对美国原住民群体的数代之久的土地盗窃、对条约义务的违反以及他们被迫承受的流离失所、歧视和种族灭绝,所有这一切都加剧了美国的贫困以及最为严重的医疗不平等。

  埃伯利进一步解释称,美国许多将原住民部落的土地进行割让的条约都要求以高质量的医疗服务作为回报,印第安人健康服务局(Indian Health Service,IHS)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但是该机构现如今依旧处于资源、资金双双严重不足的状态。

  此外,IHS医院平均有40年的历史,而全美平均水平为10.6年;美国退役军人事务部雇佣的医生数量是IHS的15倍,但治疗患者的数量仅为后者的3.5倍左右。2018年,美国政府给注册IHS的患者的预算为每人4104美元,比医疗补助计划每名参保者的8093美元和医疗保险参保者每人13257美元的预算少得多。

  埃伯利表示,这些数字意味着,美国原住民群体得到的医疗护理更少。这也进而传递出一种观念和信息,那就是,原住民的生命没有其他人值钱。虽然近年来的情况有所改善,但些许的进展并不能填补所有的差距。

  她说:“在新墨西哥大学医学院(University of New Mexico School of Medicine),我曾与IHS有过合作,并亲眼目睹了那些(原住民所承受的)令人难以置信的疾病负担和普遍存在的不公。现如今,作为盖洛普印第安医疗中心(Gallup Indian Medical Center)的IHS心脏病专家以及医疗公平研究员,我主要关注纳瓦霍社区心脏护理方面的改善。该地区有着深刻的社会需求:未铺设的道路和恶劣的天气十分常见,贫困普遍存在,成千上万的居民缺乏电力或自来水。”

  她还特别提到,去年,美国最高法院在亚利桑那州诉纳瓦霍部落一案中,以5比4的票数裁定,美国没有义务保障该保留地内各部落的用水需求。

  埃伯利指出,必须要纠正造成医疗保健差异的不公正现象,以及那些影响医疗保健的社会驱动因素。例如,增加原住民获得新鲜食品的机会,减少原住民医生在劳动力中代表性严重不足的情况等。 【编辑:梁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