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秀洲:“老乡”老娘舅 巧解“千千结”

发布时间:2024-07-16 21:22:17 来源: sp20240716

  “枫桥经验”60周年系列报道⑤

  嘉兴秀洲:“老乡”老娘舅 巧解“千千结”

  “我是重庆秀山哩,你是四川乐山哩,咱俩也算是老乡了,有啥事儿坐下来说说呗!”见到正怒气冲冲的周师傅,嘉兴市秀洲区洪合镇新居民调委会的调解员伍梅菊先用家乡话安抚他的情绪。这一句家常问候,瞬间让周师傅的话匣子打开了,他那累积在心里一个多星期的烦躁,也在家乡话的交谈中被抚平。

  洪合镇是“中国毛衫名镇”,拥有毛衫生产企业超200家,从业人员逾7万人,年交易额突破200亿元。大量外来务工者的涌入,使得这里成为新居民主要的集聚地。据了解,洪合镇常住人口3.01万人,新居民9.21万人,人口严重倒挂。随之而来的是,涉及新居民的矛盾纠纷越来越多,无论纠纷数量、复杂程度、涉及范围都呈上升趋势。

  2009年,洪合镇成立了嘉兴市首家新居民调委会,组织新居民骨干参与纠纷调处。如今,全镇12个村(社区)全部建立了新居民工作站,在毛衫市场、辅料交易市场等新居民较为集中的区域,还设立了4个新居民调解联络站,并成立洪合—濮院接边跨区域人民调解委员会,“以新调新”在当地蔚然成风。

  有缘千里来相会,乡里乡亲格外亲。在洪合镇司法所“以新调新”品牌调解工作室,一张调解桌,40平方米的空间,新居民调解员伍梅菊让那些一时心情愤懑的新居民剑拔弩张地来,和和气气地离开。

  前段时间,伍梅菊调解了一起工伤赔偿纠纷。来自贵州赫章县的聂小敏(化名)在工地从事塔吊工作时,不幸从高空坠落,造成八级伤残。在赔偿金额上,聂小敏与劳务公司迟迟无法达成一致。眼看聂小敏情绪越来越激动,伍梅菊赶紧上前,先用家乡话安抚住他的情绪,再通过耐心细致地分析,最终促成双方达成了赔偿协议。

  问及“以新调新”的秘诀,伍梅菊指着调解室墙上的“三乡三情”告诉记者,这是他们多年来总结的一套独特的调解方法,即发挥“乡音、乡俗、乡情”的“三乡”优势,拉近距离、建立互信,防止矛盾升级转化。

  “都是外来打工者,你们当‘老娘舅’,肯定不会偏袒本地人,我放心。”在调处新老居民纠纷过程中,伍梅菊经常听到这类话。她说,通过“以新调新”,各类矛盾纠纷得到了及时、公平、公正调解,现在的洪合,新老居民关系越来越融洽,在毛衫旺季,大家还会相互帮忙。

  随着新居民调解员队伍不断壮大,洪合镇还实施了“传帮带”工程,聂荣刚便是后来加入调解队伍的一位新居民调解员。聂荣刚是贵州人,早前来到洪合镇做套口加工。由于他为人热心,又十分能干,2021年正式加入了当地新居民调委会。

  “刚开始是跟着老师一块参与调解,慢慢地,自己也能够成为主调了。”聂荣刚说。由于自己是新居民,很能够与当事人产生共情。如果调解中遇到难点、堵点,也能够找到跟当事人更贴近的老乡一起做工作。

  据悉,借助“以新调新”机制,13年来洪合镇共调处新居民纠纷5112起,涉案金额8953.4万元,纠纷化解率99.1%。

  不止洪合镇,目前,秀洲已在全区98个村(社区)建立新居民工作站,将新居民矛盾纠纷调解列为重要工作内容。针对王江泾纺织市场、王店国际吊顶城等新居民较为集中的区域,秀洲区先后设立3个新居民调解联络组,使新居民在不同的行业领域都能找到自己的“老娘舅”。此外,秀洲区还在新居民职工人数超过150人的企业建立新居民调解室,目前全区共建立企业新居民调解室12个。

  “矛盾不上交、平安不出事、服务不缺位……秀洲区坚持依靠群众,与时俱进,在‘枫桥经验’里融入新时代秀洲特色的理念和元素,走出了一条平安建设的新路径。”秀洲区委政法委相关负责人说。(人民网 王丽玮 秦铭泽) 【编辑:梁异】